我最爱午后:迷迭香的气味和蒸汽的暑气,鸟儿与知了,棕榈叶的摇晃,还有猛烈阳光下如轻盈的亚麻披肩般落下的寂静。

我觉得人们对四季的感知力在渐渐退化,一是因为空调缓冲了四季之中的气温变化,但更重要的原因和生活方式有关。

在生活速度越来越快的潮流之中,人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用来观月赏花了。

树和花这些植物总是积极地回应自然的变化,这一点犹如从事农事的人们,应节气安排生活劳作,紧紧地和四季联系相关。

社会分工让许多人的生活不再和自然有关联,归属到无形的劳动中去,有的人面对的是资金收益的金融曲线;有的人面对的是犹如流水的机械生产线;有的人天天和人打交道……

社会发展趋势如此,人们从自然生态的大环境中,走入一个个互不相同的社会环境里去,从自然的人转变为有各种不同身份和地位的人。

这并不意味着人对自然的需求有所减少,不过是出现了不同的组织方式,导致了生活方式的区别。

人仍然是自然的一部分,来自自然,归于自然。只是在生活的一大部分时间里和自然、和四季似乎天然地隔绝开来,这有一些讽刺。

虽然这一点并未给生活带来不便,但我总觉得在人的内心中仍然有着对自然的渴望,就像沉睡的种子,等着春天雨水的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