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甚至说,在他心里,龙应台其实是个非常不幽默的人,太认真、太严肃,假使是同侪,他不太可能选择跟龙应台做朋友,更遑论是女朋友了。

听着儿子说自己,龙应台有时还尴尬的自言自语:“好丢脸喔!”这种真情流露与尴尬,有别于她针砭大事时的气势。

龙应台说,在儿子面前,她是一个无助且无能的母亲,有时她很气恼自己竟然如此,愿意低声下气。但事后自己又想通:“你是因为爱才显得这么无能,因为爱,才低声下气。”她体验到:“做父母,得从头学起,得放空自己。”

互动之门开启后,安德烈终于愿意对母亲说出心底的话。一个美丽的夜晚,他与母亲在临海的阳台彻夜长谈,接近清晨时,安德烈对他杰出的母亲说:“妈,你要清楚接受一个事实,就是,你有一个极其平庸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