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表示,决定接下职务的时间很仓促,她和儿子在香港住在面海的房子近8、9年,离开香港的时候,书架里有书、冰箱里有鸡蛋、洗衣机有待洗的衣服、茶杯还是热的就离开了。

但她说,这次回台湾的心情很纠结,在“内阁”宣布前一天她和儿子安德烈到兰桂坊吃牛排,才和他说要回台湾接任“文建会主委”,当下安德烈愣住。当下龙应台才明白,和儿子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要结束了,之后2人突然痛哭,眼泪还滴到牛排上,让牛排吃起来都是咸的。

龙应台说,答应接下“文建会主委”职位,出于认为是历史时刻的到来,才决定“入阁”,接下这个职位后她做了2周心理治疗。最后她笑说,今天是她失去自由的第1天。

龙应台表示,1999年她担任台北市文化局长,现在回想起来,“1999年进入丛林,十年后觉得多可惜,应该要和当时的议员做朋友,这是我十年前做不好的地方。”希望这一次和“立法院”能够维持伙伴关系,她还说:“十年前做不好的是自己态度要调整,希望这次可以做到。”

龙应台提到,各县市和行政当局也是伙伴关系,也是培力(Empowerment)关系,当局要负责创造机制,才能让民间从下而上生长起来,并且要引导各县市,让他们懂得什么是培力。

龙应台说,“文化不是急就章”,她希望社会能让她和“文建会”团队把基础打得深,“高空的烟火固然好看,但埋在地下的基础工程比高空烟火重要100倍。”

对于未来“文化部”的期许,龙应台则表示,“‘文化部’是搭台的人、不是上台演出的人,‘文化部’不是负责开花,是要培养土壤的人,这是‘文化部’该做的工作,要负责养出最好的土壤,让民间情感在土壤上着根。”她认为:“一个理想的‘文化部’不是强势,应该是协调力最强的‘部会’,之后再取得大家的共识,渗透其它部门。”

龙应台认为,台湾在华文世界里面有一个小而关键的支点位置,要努力发挥这个位置的优势,在华文世界里面的交流是很重要。另外,龙应台也表示,民众文化的素养是所有实力的基础,文化“软实力”可以使台湾在华人世界中充分发挥一个小而关键的支点。

龙应台也指,未来要成为首任“文化部长”,首要是逼问自己“319乡里面最穷困乡是哪一个?”她要从中挑一个12岁小孩,和在台北市12岁的小孩相比,看他们之间享有的文化权有多少?这是她上任给自己第一个课题。

龙应台表示,这一个星期他都会听“文建会”同仁业务报告,今天不会针对任何有关业务的问题做回应,但未来她一定会非常关注底层草根的文化权,并表示她一定会常常穿着脏的球鞋下乡,“一定要了解偏远地区的小孩和台北市的小孩文化差距有多少”,更欢迎媒体跟着她一起下乡。

被问到政治能否介入文化,龙应台巧妙应答,她说,“文化政策本身就是政治”,她马上就要进入“立法院”协调,就是一门政治艺术,以及面对、协调文化界各种不同声音和反对力量,也是一种政治。

她说,包括今天她上任第一天和媒体认识也是一种政治,因为她希望“文建会”的团队能够得到媒体共识,让文化议题不要那么边缘,其实政治不该被污名化,为了社会的竞争,政治可以是干净、高尚、高贵,若政治在一个社会上被认为是肮脏的,这个社会就不会有进步的希望。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