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会开幕前夕,拜登便对外公布了他的副手人选——卡玛拉·哈里斯。在拜登正式当选美国总统之后,

这位被很多中国网友戏称为“政治正确叠buff式”的副总统,是牙买加和印度混血的美国籍女性,父母分别是经济和医疗领域的高级知识分子。贺锦丽没有选择与其父母一样投身学术领域,而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从政。

这个拥有着中文名字、在过去曾经收获过大批美国华人的选票的美国副总统实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先锋。接下来让我们细看一下她充满争议的从政之路。

贺锦丽打入政治圈子,是从作为政客情妇开始的。1994年,29岁的她结识了比自己年长30岁且已婚的威利·布朗并在不久之后成为他的情妇。

当时的布朗是加州议会议长,被视为加州政坛的二号人物。此人凭借其奢侈糜烂的私生活、层出不穷的花边新闻以及来路不明的巨额收入在彼时的加州政坛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贺锦丽在成为布朗的情妇之后一步登天,除了接受布朗赠送各式珠宝、豪车等豪礼之外,最重要的是她在布朗的政治运作帮助之下以不需要通过选举的方式成为了加州失业保险上诉委员会、加州医疗援助委员会两个委员会的成员,正式打入了加州的核心政治圈子。

在当时,仅仅通过在这两个机构挂名,贺锦丽每年就可以收到数十万美元的报酬。

之后,布朗当选旧金山市长。贺锦丽通过长期以女伴身份长期陪伴布朗出席各式各样的名流聚会和奢华晚宴,也逐渐编织出属于自己的政治人脉网。而就在外界纷纷以为他们会走上婚姻道路时,二人分手了。

此时,贺锦丽已经形成了足够强的从政野心,决心以参与者的身份踏入加州政坛。值得一提的是,在分手之后,贺锦丽仍然与布朗仍然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后者成为了她在政治上的盟友,在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支持和保障她的政治活动,成为帮助她持续上位的一大助力。

之后,在任职旧金山市长的前男友布朗的大力支持之下,贺锦丽顺利成为旧金山检察官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并且在不久后就当选旧金山地区检察官。担任地区检察官的贺锦丽,有很大的裁量权来决定是否对案件进行上诉。

她依靠这项权力,在检察官任期与布朗合作无间,对布朗以及与布朗阵营相关的指控与案件采取撤销、搁置、不闻不问等多种选择性执法手段,为布朗的政治获益之路保驾护航。

2010年,贺锦丽又凭借多年老友布朗的运作与帮忙当选加州司法部长,并且从一而终地延续了自己选择性执法的工作习惯,为自己的丈夫埃姆霍夫所设律所的客户和业务提供“帮助”。

大约6年前,美国有14个州都爆出了企业虚假宣传的丑闻,各州政府纷纷对营养食品公司展开调查,当时贺锦丽所在的司法部办公室也收到了巨量投诉。而她对此不闻不问,没有开展任何调查工作。理由十分简单:很多涉嫌虚假宣传的公司都与她丈夫的律所存在合作关系。

贺锦丽“女版奥巴马”的名号,来源于她与奥巴马在政治光谱上的相似,她的肤色、履历、形象乃至家世、阵营都与奥巴马高度一致,堪称集美国政治主义正确之大成,天然拥有一般政客所没有的政治优势。

贺锦丽与奥巴马的父母情况与出身背景的出奇地相似,他们都是在父母离异之后由母亲抚养长大的。

二者的父亲都是来自黑人群体的精英分子。贺锦丽的父亲博士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以后在斯坦福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奥巴马的父亲则是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回肯尼亚担任政府高级经济顾问。

他们的母亲情况更为巧合,都是贵族出身且都早逝。贺锦丽的母亲来自印度,其姓氏是印度最高种姓“婆罗门”,是分泌学专业的博士,毕业后在麦吉尔大学担任教授,现已离世;奥巴马的母亲则是美国白人,是夏威夷银行首位女副总裁的独生女,博士毕业于夏威夷大学的人类学专业,因病早逝。

可以看出,二人的父母都出身于非富即贵的高知精英阶层。需要指出的是,他们两人的父亲都是来自美国海外的精英黑人,实际上与美国本土多为奴隶后代的黑人相去甚远。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美国黑人评价奥巴马“除了肤色完全是一个白人”的核心原因。

总的来说,贺锦丽在从政这条路上,可以算得上是“老天爷赏饭吃”,血统和家世是她从政的一大优势,出生就站在道德高地上,完全对标奥巴马,是不得不偏爱和栽培的总统苗子。

这位“女版奥巴马”也效仿奥巴马在第一届联邦参议院任内就参加总统竞选,遗憾的是选民对她似乎并不买账。在数次公开辩论之后,她的民望不断下跌到仅有2%,最终之后在党内初选开展之前放弃参选,并在拜登成功出线之后转而加入拜登阵营。

上面提到,贺锦丽是偏爱和栽培的总统苗子,除去提及过的政治资本之外,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优势:年轻。今年还不到60岁的她相比被嘲讽为“瞌睡乔”的老年人拜登年富力强得多,自然比拜登受到得到更多的来自高层的寄望。

贺锦丽最终成为拜登副手与副总统正是极力推动的结果。否则贺锦丽这个在参选初期大力曝光拜登黑料让拜登团队极为尴尬的前对手绝对不是副总统的理想人选,起码不是拜登最合意的人选。

然而在和奥巴马充分发挥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全力帮助拜登上台之后,拜登不能不对他们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投桃报李。

很明显的是,和奥巴马本人并不愿意将政治遗产全部给到拜登,他们真正属意的“继承人”其实是贺锦丽。就目前来说,贺锦丽作为“女版奥巴马”的总统苗子地位在内是相当稳固的。

贺锦丽之所以能取得今时今日在美国政坛内的地位,凭借的一个最重要的核心武器就是她自身的少数族裔身份。

她十分善于利用自己的少数族裔血统,将自己包装成关注少数族裔、关注女性、追求平权的“斗士”,从而拉拢选民的支持。从拜登在宣布她为副手的一段推文中夸赞她是“为小人物而战的无畏斗士”就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的政治标签。

中文名字与她的血统身份一样,是她屡试不爽的重要政治手段。这个名字是她在打入加州政治圈初期,为了和在加州拥有较大影响力的华人圈子拉近关系起的。

2003年,她参加旧金山竞选,在与华人好友贺荣丽讨论竞选策略时后者建议她通过起一个中文名字来争取华人圈子的支持。贺锦丽这个名字由此而来,成为她除女性、少数族裔、黑人之外的又一个重要武器。

事实证明,华人好友的建议十分有效。贺锦丽通过起了一个中文名字,轻易获得了美国华人圈子的好感并且在加州掀起了从政必起中文名的风潮。

前些年,加州出台相关规定禁止参选人在竞选期间通过使用时期低于两年的名字进行自我宣传,不免让人联想到是针对她开创的这种有献媚嫌疑的政治宣传手段而设置。

这位为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的政客实际上是标准的急先锋。就在她疯狂捞取华人好感在加州政坛如鱼得水期间,她便起草了诸多引起美国华人巨大争议的法案,其中有一个是被称为“新排华法案”的S389号法案。

简单来说,这个法案打着“追求公平”的名义,建议取消现行的国际配额绿卡发放制,改为“先到先得”,即有限制向先提交的申请人发放绿卡。

然而实际上在美国绿卡申请名单位排名前列的绝大多数是印度人。有机构预测,这个法案如果实施,到2028年,华人几乎不可能成功申请到美国的EB-2职业绿卡。

在加州这个美国最大的华人聚集州从政时,贺锦丽尚且一边打着热爱中华文化、关注华裔的旗号来捞取政治资本,一边不断起草法案、损害美国华人的利益。

而在她成为联邦议员、成为副总统之后,她更是彻底撇清了过去在加州与华人“打成一片”的政治形象,仅仅留下“贺锦丽”这个中文名字来为自己所在的政治正确的道德高地上再垒上一块砖。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贺锦丽一定会作为急先锋在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原因无他,过去的她做出一副亲华的样子是为了获取政治资本,现在的她作为急先锋是为了用力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

毕竟在今天,在思潮愈演愈烈的美国,只有一个与美国大多数选民意向一致、坚定的副总统,才是民心所向,才能站稳脚跟。